企业为吸引人才

2020-06-15 09:47

职业年金采取市场化方式运作,将来的投资回报会不会难以保障?贡森对此表示,政府下一步应当对于职业年金的投资运作办法制定具体规定,选择安全有效的方式,利用市场竞争手段,同时加强监管,力争保障其合理收益。

对于公务员和参公人员,缴费基数是上一年的基本工资、国家统一的津补贴和已经规范后的津补贴;对于事业单位人员,缴费基数是基本工资、国家统一的津补贴以及绩效工资。改革性的补贴、奖励性的补贴暂时不纳入缴费基数。

“这表明职业年金的投资运营将更多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通过竞争,选择较好的基金投资人和账户管理人,力争获得较好的收益,同时尽可能防范风险。当然,具体的投资管理办法还要由有关部门出台更详细的规定。”贡森表示。

《办法》细化了职业年金投资运营的相关准则。依据《办法》,非财政全额供款的单位建立职业年金,单位缴费实行实账积累。实账积累形成的职业年金基金,实行市场化投资运营,按实际收益计息。职业年金基金将委托具有资格的投资运营机构作为投资管理人,负责职业年金基金的投资运营。

“职业年金作为一种补充养老保障制度,既不是社会保险,也不是商业保险,而是一项单位福利制度,是机关事业单位人力资源管理、薪酬福利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公共管理与人力资源研究所所长贡森表示。

“机关事业单位职业年金今年就会缴纳,与机关事业单位缴纳基本养老保险是同步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金维刚表示,设立职业年金制度的目的主要侧重三个方面,即为建立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保障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退休后的生活水平,促进人力资源合理流动。

贡森也认为,职业年金与企业年金最大的区别在于职业年金具有强制性,而企业年金的建立是企业的自愿行为。当前实施职业年金的重要原因,在于为养老保险“并轨”减少改革阻力,在短期内确实会带来一些问题,解决之道还在于完善企业年金。

根据《办法》规定,职业年金所需费用由单位和工作人员个人共同承担。单位缴纳职业年金费用的比例为本单位工资总额的8%,个人缴费比例为本人缴费工资的4%,由单位代扣。单位和个人缴费基数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基本养老保险缴费基数一致。

“养老金的‘三个支柱’中的第一支柱是基础养老金,第二是企业年金,第三是商业养老保险。但是,目前我们国家并没有建立起来这样的三个支柱。在国外,企业年金是非常普遍的做法。”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副主任杨立雄直言。

在此前国务院公布的《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中就已明确提出,“机关事业单位在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基础上,应当为其工作人员建立职业年金”。

“随着人才竞争日益激烈,企业为吸引人才,会在企业年金等方面给予职工更好的待遇。”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褚福灵说,国家也会逐步出台一些政策,鼓励企业为职工缴纳企业年金,“越来越多的企业建立起企业年金之后,企业职工养老金的替代率也会与机关事业单位的看齐。”(本报记者 邱 玥)

对此,人社部副部长胡晓义表示,问题的实质在于如何引导企业年金更快地发展,使更多的企业职工能够不但有基本养老保险保障,而且有补充养老保险的补充保障,这样有利于社会公平。

“从本质上看,职业年金是职工工资的延期支付,这种延期支付的目的,是为职工未来的退休养老做准备,以避免基本养老保险不足导致生活水平下降。”贡森进一步解释道,职业年金制度的建立,更多是要强调其激励性与保障性,从这个意义上讲,职业年金将对提高养老金替代率、缓解财政压力发挥重要作用,也将有利于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平稳过渡。

据了解,在我国当前庞大的企业职工群体当中,拥有企业年金的职工人数只占区区6%,而且这6%的人大部分还都是中央企业和国有企业职工。更大部分企业由于负担过重,自愿交职业年金的比例相当低。有人担心,职业年金的设立,是否会在补充养老环节引发新的不公?

《办法》同时强调,职业年金基金必须与投资管理人和托管人的自有资产或其他资产分开管理,保证职业年金财产独立性,不得挪作其他用途。

显然,近5000万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将能享受到强制性的、有保障的职业年金制度——这将成为他们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之外的有力补充与保障,可以防止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待遇大幅降低,减少改革阻力。但对于更大数目的普通企业职工而言,职业年金还是个“稀罕物”。